新聞撞武俠:武俠之盜圣 新聞

發布時間:2019-10-21 01:10:54 來源: 文章閱讀 點擊:

  20種開頭:橫空出世鳴世間   “天涯遠不遠?”“不遠!”“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會遠?”   “明月是什么顏色?”“是藍的,就像海一樣藍,一樣深,一樣憂郁。”
  “明月在哪?”“就在他的心,他的心就是明月。”
  “刀呢?”“刀就在他手!”
  “那是柄什么樣的刀?”“他的刀如天涯般遼閱寂寞,如明月般皎潔憂郁,有時一刀揮出,又彷佛是空的!”
  “空的?”“空空蒙蒙,縹緲虛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處都在。”
  “可是他的刀看來并不快。”“不快的刀,為什么能無敵于天下?”
  “因為他的刀已超越了速度的極限!”
  ——古龍《天涯明月刀》開頭
  這個開頭,長著一副《吉祥三寶》的曲風曲調,卻扣在了凜凜江湖小說的開篇。的確人家還講的是三寶:“天涯、明月、刀”。人就是天涯,心即是明月,有刀便是無刀,速度至快也就無所謂在于不在。眼前便是歸程,但是人若斷腸,家在何處?
  此三寶非彼三寶,一謂童歌,一曰禪詩。
  《天涯明月刀》的開頭,問答間,禪意濃濃,已然濃縮全篇意境,綱舉目張,非等閑之輩可為之。
  王家衛拍電影《東邪西毒》時,開頭也想走這個路子,上來就是大字幕:“旗未動,風也未動,是人的心自己在動”,還把英文電影名附庸為“時光的灰”。
  可惜《東邪西毒》的開頭,居心太霸氣外露,后面內容又高估觀眾解構的耐心,電影叫好不叫座,最后原班人馬靠拍賀歲電影《東成西就》,才拯救了拍《東邪西毒》的財政危機。
  起碼,《東成西就》無厘頭的開頭有誠意,“絕招,好武功,問世間多少個能上高峰;成功,威風,男兒有多少真的是英雄。”配著張學友的歌曲《誰是大英雄》,開頭就預告,“東邪西毒南丐北帝中神通,下面是這些英雄人物年輕時做過的荒唐事跡,不要太激動啊!”
  《東成西就》這個開頭,落落大方、有款有型,還撩撥人激動的心弦。
  (插敘:此《東成西就》1993上映,非“豆瓣”打分離及格線也遙遠的《東成西就2011》)
  海明威說,好的開頭是冰山顯示在外的一角,冰山的八分之七是在水面之下的,那顯露的一角,必須有一種流淌的力量,使你身不由己讀下去。
  流淌的力量,不是率性而為,不是手到擒來,而是一門心靈手巧的手藝。
  “一天早晨,格里高爾·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蟲。”這是卡夫卡《變形記》的開頭。
  “那是最美好的時代,那是最糟糕的時代;那是智慧的年頭,那是愚昧的年頭;那是信仰的時期,那是懷疑的時期。”這是狄更斯《雙城記》的開頭。
  如此簡潔,如此平實,又如此深邃。
  文學、影視,文藝作品中,好開頭的原理是相通的。
  原《東方之子》制片人張朝夕講過一個好開頭的捕捉故事,在《東方之子》
  拍攝《孫毅》一期時,在正式開拍前,他請老將軍出去隨便走走,老人家出了門,精神十足,非要上庭院里的小山包,而那上面積雪未融,老將軍的秘書死活不讓他上,于是張朝夕和攝像交換了眼神,馬上開機,這樣便有了開頭精彩的一幕:秘書連阻帶拉,將軍執意要上。幾個鏡頭充分展示了91歲老將軍倔強、硬朗的個性。
  這個開頭,也扣合了評論部大師陳虻說的理念,“不要在生活中尋找你要的東西,而是努力感受生活中到底發生了什么。”
  好的手藝人,無不重視對開頭的精雕細琢,注入生活的思考,就像寫《雕刻時光》的那個倔老頭,導演塔可夫斯基,看看他電影《伊萬的童年》的開頭。
  第一個鏡頭,布谷鳥聲,近景,伊萬在樹叢中光影斑駁的臉;第二個鏡頭,伊萬出畫,沿著樹干富有開闊感的上升機位,觀眾俯看到伊萬在林中奔跑的遠景。
  色彩,構圖、機位、音樂,節奏,帶出童真夢幻與戰爭現實的交織場景。一個對戰爭巖漿般熾熱投入的12歲孩子,那種支離破碎的變異,在開篇,用詩性的意象雕刻出來了。也似金庸《笑傲江湖》對開篇的詭譎埋伏。和風熏柳,花香醉人中,突發一場“福威鏢局”的滅門慘案,逼迫少鏢頭林平之走上逃難復仇之路,引出江湖各幫派的貌合神離,覬覦《辟邪劍譜》的野心。
  藝無止境,法無定則。正如《東成西就》主題歌《誰是大英雄》唱的,“是通,非通,問世間有幾個絕對出眾;南北,西東,不去鼎拜也不去跟紅。”
  言歸正傳到電視節目,開頭是門簾,能否掌握“首因效應”,能否把影像聲音優勢最大化,“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吸引客源,是技術活,也要來點頭腦風暴。
  還是讓我們移步央視評論部20年時光的隧道,瞅瞅那些節目中可圈可點的開頭吧!

相關熱詞搜索:武俠 新聞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dzcpug.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