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之不存久矣】道之不存

發布時間:2019-10-21 01:10:45 來源: 法律文本 點擊:

  《治病書》揭示中國傳統醫學之精微奧妙,闡釋中醫基礎理論之方法精髓,點破中醫養生療病之玄機。中醫施治,講究下治病、中治命(如何立命)、上治性(修習天性、習性,健全“立人”)。《治病書》從治病層面做論,先在理論層面對陰陽五行進行辨析與糾謬,并重點對現代人對中醫的種種誤解做了評述。繼從四診、鬼神、經脈、方藥等技術層面,抉其“道”理,指其對證,頗有振聾發聵之言。
  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們一直試圖在“中西醫結合”的夢想中創造一個醫學奇跡,但這個美夢一直都未能成為現實,相反,在這個夢想中創造出來的是一個被閹割了的中醫,是一個附屬于西醫的中醫,是一個被異化了的怪胎,是一個噩夢。
  其實,中醫自醫圣張仲景以后,就被無數“不念思求經旨”、“崇飾其末、忽棄其本”、自以為是、耍小聰明的所謂這一“家”那一“派”的庸醫們糟蹋上千年了。只不過從19世紀末和上個世紀初到今天,中醫被糟蹋得更加變本加厲了而已。當年一些出于對西方科技快速發展的仰慕而想當然地認為西醫一定比中醫“先進”的而要“銳意進取”的人們,就花了不少心思試圖用西醫的病名“統一”中醫的病名。1913年的北洋政府曾明命令廢止中醫。1928年4月汪精衛授意由西醫把持的衛生部提出中國干脆“淘汰”中醫,并廢除中醫教育。這一股股逆流雖然最終未能得逞,但從當年的廢中醫的急先鋒余云岫、嚴德潤直到今天名頭更是響當當的科學家楊振寧、方舟子、何祚庥等,所謂中醫“落后、不科學”“是偽科學”的喧囂從來就沒有停止過。這確實表現出了某些中國人對祖宗傳下來的這份寶貴遺產的無知,和由于無知而不屑一顧。
  就算數落中醫諸多不是、斥中醫為“偽科學”的那些中國人堅決排斥中醫、不吃中藥,拒絕針刺和艾灸,可是別忘了,正是他們眼中的這一“偽科學”幾千年來養育了這個星球上的最龐大的民族。沒有中醫的呵護,就沒有這幫精英們的祖先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當然也就不會有這么一幫子嘲笑中醫的人存活(或曾經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對這些崇尚顯微鏡、宣稱只相信眼睛的人,即使無數西醫束手無措的疾病被中醫治愈的醫案和事實擺在面前,也改變不了他們對自己祖國瑰寶的鄙夷。這不是眼睛出了問題,而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祖國的文化和傳統的無知,于是長就了一身崇洋的媚骨。
  因為“走捷徑”的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態是許多人和不少科技知識分子的通病,于是對西方科技文明不辨良莠地追捧尤其是在知識界形成了一股潮流。在這種思潮的影響下,近代中醫界出現了幾位較有影響的、主張中西醫“匯通”(而非西醫取代中醫)的人物,如唐宗海、朱沛文、張錫純和惲鐵樵等人。盡管他們反對余云岫、嚴德潤、汪精衛等人把中醫趕盡殺絕的行為,但終究中醫學藝不精,于是試圖在中西醫之間找到一條能夠調和的道路,即“匯通”,從而使中醫能夠得到現代科技的承認。他們在“匯通”方面作了不少嘗試,但結果并未如一些人期待的那樣“發展”了中醫,相反,“匯通”帶來了更多的困惑。而張仲景依舊是醫圣,熱衷于“匯通”的醫生們雖說著述頗豐,可還是被掩沒在了一本《傷寒論》的光芒之下。
  這個時代據說是個“大師”輩出、“權威”滿街跑的時代,可惜的是,想知道半個多世紀以來在“中西醫結合”教學體制下培養出來的蕓蕓“中醫專家”們中,誰的醫術超過了扁鵲、華佗、張仲景?誰的見解“發展”了《傷寒論》呢?答案是:醫圣依然站在那祖國醫學的高山之巔,默默地俯視著!
  這就有了邏輯上的麻煩了。用“中西醫結合”的“現代科學的標準”來衡量,扁鵲、華佗、仲景之輩是對現代西醫半竅不通的、連最起碼的中醫中專文憑也不能給的土包子,充其量是些被醫政部門圍追堵截的非法行醫的江湖郎中。可是在醫療實踐中,千千萬萬談起西醫來喋喋不休、毫不遜色于西醫專家的“中西醫結合”的博士、教授、主任醫師們,又有誰能頂得起醫圣這項桂冠取扁鵲、華佗、仲景而代之呢?“博士”、“教授”和“主任醫師”諸如此類的光環,如果在扁鵲、華佗、仲景之類的土包子面前黯然失色,豈不是個大麻煩?那么中醫高等教育文憑、中醫師行醫資格以及相關的職稱到底價值幾何?看來衡量中醫醫術高低的“標準”在邏輯上就成了問題。
  但解決這個邏輯麻煩似乎更麻煩:即如果認定現代中醫教學的“標準”是科學的,那秦越人、張仲景之輩及其追隨者則是可笑的、落伍的、沒有行醫資格的土老冒,而滿大街的“中西醫結合”的“專家”就該是醫圣。可惜現實很無情,無論是“金元四大家”、明清“溫病學派”,還是近代“中西醫匯通派”,乃至今天的“中西醫結合派”,都不能望仲景項背。其實說穿了,無論是這個“家”還是那個“派”,都是既未弄通《黃帝內經》、醫圣之學,可又不敢否定之,而自己那一套左道理論又與《黃帝內經》、仲景真諦靠不上邊兒,于是就成了見解“獨到”、“各具特點”的什么“家”呀“派”的。至于那些一天到晚地吵吵要“發展”自己還沒搞懂的《黃帝內經》以及仲景之說的人更是讓人不齒。話說到這份兒,就是說那個“中西醫結合”制定的“標準”不科學嘍,但所謂“更麻煩”亦在于此。因為要解決被顛倒的是非,就只有否定現在這套“現代科學的中醫標準”,徹底結束中醫被糟蹋的噩夢。這不僅是觀念上的撥亂反正,更會觸及到許許多多人(主要是“中西醫結合派”的專家、權威們)的切身利益——無論是面子上的、感情上的、地位上的、還是商業上的……。這簡直就是一場革命!

相關熱詞搜索:久矣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dzcpug.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