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危機”席卷全球 2019糧食危機

發布時間:2019-04-01 01:24:12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繼去年全球石油危機爆發之后,近兩個月來,以大米緊缺為代表的全球糧食危機又席卷而來,世界糧食計劃署更是以“沉默的海嘯”來形容糧食價格暴漲,認為這是該組織成立45年來所面臨最嚴重的一場危機,并預測這場危機將使全球一億多人口深陷貧困之中。
  那么全世界的糧食供給真的不夠了嗎?這場危機背后是否有更深層次的原因?面對全球糧食危機,中國又是否能夠獨善其身呢?
  
  近段時間以來,打開電視,翻開報紙,我們經常能看到這樣的新聞:在菲律賓,馬尼拉的民眾每天只能從國營糧店限購3公斤大米;在印度,加爾各答的民眾舉行大罷工以抗議糧食漲價;在埃及,開羅的民眾因哄搶糧食致使數十人在騷亂中死亡……
  似乎一夜之間,全世界的大米突然不夠了,糧價突然漲了起來。畢竟,作為全球一半人口的日常主食,大米價格直接影響人們的基本生存保障,尤其對第三世界國家的窮人來說,大米價格暴漲,直接將他們置于潛在的饑荒之中,并將引起更為嚴重的社會動亂。
  
  糧食漲價 窮國遭殃
  
  糧食價格的暴漲對發展中國家產生的影響遠遠超過了發達國家。
  過去一年里,作為世界人口第二大國,印度的食品價格普遍上漲至少30%,而大米的價格更是由原來的1公斤20盧比(3.39元人民幣)漲到現在的40-50盧比。印度有11億人口,其中近三分之一生活費每天不足1美元,大米價格長期居高不下將極有可能引發社會動蕩。為緩解大米價格繼續上漲,印度政府宣布自4月1日起停止大米出口。
  在東南亞主要糧食進口國菲律賓,出現了嚴重的大米搶購潮:馬尼拉大約400家“國家糧食署”授權出售大米的“國營糧店”門前,天天從一大早就排起了等候購米的長隊。但由于國際糧價上漲導致供應不足,“國營糧店”經常無米可賣,近幾周來更是每周最多營業3天。據了解,在“國營糧店”出售的平價大米,每公斤18.25比索(約合人民幣3.05元),而自由市場上供應的“商業大米”價格最近飆升了8-10比索,最低也要賣到每公斤30比索,有的甚至高達50比索。兩者價差極大,連中等收入人群都和貧困家庭擠到一起爭購平價大米。
  不但大米進口國的人民買不起米,大米出國口的人民同樣買不起。泰國是全球第一大米出口國,每年有超過900萬噸的各類白米和香米漂洋過海,流入世界市場。然而受到米價上漲的影響,連泰國這個向來以“水中魚吃不完,地里米吃不盡”的國家也受到波及。事實上,年產大米2000萬噸的泰國并不缺米。泰國政府官員也強調目前米市的混亂并不是因為大米緊缺,問題出在國際市場上米價不斷飆升,導致泰國出口環節出現混亂,米商寧可將米出口也不愿在國內售賣,甚至故意大量囤積不售,導致米市原有的供求鏈被破壞,進而導致國內大米價格的被迫上漲。
  除此以外,更多的第三世界國家本身就由于社會動亂和頻繁的自然災害等原因存在糧食緊缺的情況,如今的全球糧食漲價風潮更是在其傷口上撒了一把鹽,制造了更為嚴重的糧食危機,讓許多低收入人群成了食不果腹的難民,并引發了連鎖社會問題。
  在非洲,索馬里反常的天氣帶來的暴雨和持續的戰亂造成該地區糧食大量減產。在西非,情況最為嚴重的布基納法索、科特迪瓦、幾內亞、乍得和塞拉利昂等國,許多人因為饑餓而被迫離家出走淪為難民。而在喀麥隆,今年2月因糧食危機引發的騷亂奪走了40人的生命。
  在亞洲,朝鮮、尼泊爾、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等國也因為史無前例的洪水造成了上百萬人流離失所。食不果腹。而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此起彼伏的沖突和不安定的社會局面使數十萬的人民逃離家園,根本無法組織起必要的糧食生產隊伍。
  在中美洲,由于受2005年下半年暴風雨的襲擊影響,許多國家的農業生產依然脆弱,還需要更多的糧食援助。其中海地、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等國已經引發了嚴重的社會騷亂,海地米價今年前3個月已暴漲50%,其國內騷亂已造成數十人傷亡,甚至包括對聯合國維和人員的襲擊。
  
  聯合國呼吁全球行動
  
  據世界糧食計劃署預測,目前需要糧食援助的窮人新增大約1億,全球所面臨的糧食危機正越來越大。面對大米漲價引起的愈演愈烈的社會動蕩,聯合國也坐不住了。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4月下旬在第12屆聯合國貿易和發展大會(貿發大會)上明確表示,不斷上漲的糧食價格對千年發展目標提出了嚴峻挑戰,各國應該行動起來,盡快解決這一危機。他說:“過高的糧食價格削弱了國際社會在對抗饑餓和營養不良問題上的努力,并在部分國家引發了社會動蕩。世界各國應該加強對農業的投資,并進一步開放農業產品交易系統。”
  在會議召開的前一天,潘基文呼吁確保各國貧窮階層糧食的正常供應。他警告說,糧價危機還將影響到各國的經濟增長、社會進步以及政治穩定。如果不加以控制,這一危機將在未來幾個月內不斷加劇。
  潘基文呼吁各國采取果斷措施,使那些最貧困的人口也有能力購買食品。而世界糧食計劃署已經發布了一個“特急救濟呼吁”,正在籌集7.55億美元資金以幫助世界上最貧困的地區應對糧價上漲的危機,使之能維持日常糧食供應。糧價上漲為哪般?
  提到糧食危機的根源,很多人第一感覺是:因為全球變暖帶來的干旱和洪水等自然災害增多,還有土地沙漠化嚴重導致耕地減少。這種異常天氣頻繁和耕地大量減少正在越來越明顯地影響農業生產,加拿大、澳大利亞、烏克蘭等產糧國的收成今年都減少了。
  不可否認,人類歷史上歷次糧食危機的罪魁禍首都是氣候異常導致的各種自然災害,然而如今的世界糧食問題并沒有這么簡單。有專家認為,低儲備和高消耗的碰撞,是導致糧荒頻發和糧價高企的禍根。
  整個冷戰期間,全球大規模糧食危機僅發生一次,而冷戰后卻已發生5次!二戰結束以來,全球糧食產量增速遠高于人口增速,但糧荒仍不時威脅世界糧食安全,關鍵在于人均糧食消耗的瘋狂增長。據統計,在過去45年里,世界糧食消耗從每天230萬噸增加至每天560萬噸,增幅達149%。同時,冷戰期間,敵對陣營各國為確保糧食安全,大量囤積儲備糧。上世紀60年代末,歐美主要國家糧食儲備可供其國民消耗80.9天,美國更高達103天。冷戰后,各國普遍認為保持大規模糧食儲備不經濟、無必要,導致糧食儲備的直線下降,并最終出現“糧食危機”。
  更多的經濟學家則認為,發達國家對糧食危機負有重要責任,它們追求短期利益的做法加劇了世界“糧荒”,如為了應對油價高漲,而大力發展生物燃料,結果大量的熱帶雨林被砍伐,大量的農田不再耕種稻米而改種玉米等價格更高的經濟作物。
  “將糧食作物轉化為燃料是對人類的犯罪”,這樣的聲音超過了美國倡導的“發展生物能源”、建立“乙醇歐佩克”的聲音。事實上,美國本身就是世界頭號能耗大國,已有分析人士擔心,生物能源的普及,將讓美國人再次忘記節約,汽車等能源消耗品“與人爭糧”會使全球糧食危機雪上加霜。而美國和巴西等糧食出口大國用于乙醇燃料生產的玉米等農作物的比例日益升高,將直接導致世界糧食的供需失衡,進而扭曲糧價。然而我們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糧價的暴漲最終還是會損害到美國自身的利益。
  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干事雅克一迪烏夫曾不無遺憾地表示:“我們的星球有充足的資源,并且我們已掌握了足夠的知識,有能力生產足夠的糧食滿足地球上60多億人口的健康飲食需求,但我們卻由于短視而沒有這么做,以至于今天仍有8.54億男人、女人和兒童空著肚子睡覺。”
  不管怎么說,糧食安全問題是關系到全人類生存與發展的重大問題,當危機已經來臨的時候,我們更是應該攜起手來,互相幫助,共度難關。

相關熱詞搜索:席卷 糧食 危機 全球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dzcpug.live
ag真人玩的人多吗